中超联赛难逃赌球庄家下注(图)

投注中超外围

昨天下午,公安部通报,涉及北京、广东、上海、广西等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由公安部亲自督办的“10·8”赌博大案告一段落,此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597名,查获2300万元现金赌资,涉嫌赌资高达5个亿。北京警方在此案侦破中表现出色,将台湾“宝盈”赌博公司的北京地区二级代理王欣、庄家操盘手张某及代理孙某等3人抓获,查明涉案金额1.36亿元人民币。这个案件因其涉及面最广、参与赌博人员最多而成为目前警方查处的全国最大一起网络赌博案件。

昨天下午,在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会议室里,经办此案的行动支队张队长透露了破获这起督办案的经过。张队长说:“最初我们所掌握的只是一个电线月底,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接到公安部转来的线索后,立即组织行动对这起互联网赌球案展开侦查。

通过工作,警方查出电话号码的使用者是一个名叫王欣的北京男子。行动支队以王欣为重点展开工作,经过一个多月的密切监控,逐渐掌握了王欣的行踪。同时警方对以其姓名开设账户的银行卡全部进行排查,发现其账目很反常,王欣的银行卡一个月内约有数十笔资金往来,每笔资金约有数万元,总金额最高达到几百万元。警方以此推断出王欣从事赌球设庄的可能性比较大。

王欣的生活没有规律,行动诡秘,昼伏夜出,大多都是夜里两三点开着捷达车出来,在外面吃碗面条、出去兜兜风再回去。尤其有足球比赛时,他会数天不出家门。他的行踪飘忽不定,西至石景山,东至京沈高速公路收费站,但他所从事的活动全部在电脑上进行。有时他通过单向的网络可视功能和下家聊天,但下家看不到他。

揭开王欣神秘面目,要归功于民警们24小时不间断地对其行踪进行监控。张队长说,外围民警特别辛苦,他们通过监控逐一摸清了3名嫌疑人的活动规律、社交范围、立脚点,最后将嫌疑人最有可能上网的地方摸排出来。

经过艰苦工作,警方最终确定王欣为赌博网站上级别较高的设赌庄家。而另外两名与王欣联系密切的男子孙某和张某则为其同伙。由于网络赌博的特殊性,嫌疑人一旦关闭电脑或下线,很多证据便从此消失。民警在实施行动时必须确保嫌疑人正在网站下注,这样才能保证留住证据。

被抓获前王欣几天都没出家门,当时欧洲冠军联赛正在进行,警方推断王欣在家中忙着投注赌球。去年12月19日晚9时许,在石景山鲁谷一小区里,警方采取迅速行动准备抓获在家中上网的王欣。当时王欣妻子和9个月大的孩子同时都在家中,为了不惊扰孩子,女民警先借口进入屋中将王欣妻子和孩子叫到另一间屋里,然后行动支队的队员们才进去擒住王欣。被擒时,王欣家里的笔记本电脑上正显示着赌博网站的下注网页。

警方抓获王欣后,孙某还给王欣打过电话,但他不知道的是,王欣此时已经被警方所控制。随后在宣武区马连道、朝阳区某高档小区,警方分别将孙某和张某两名嫌疑人抓获归案。

目前王欣的下家已经有十余名在北京落网,其中一个38岁的中年男子因为沉溺于网络赌博之中,已搭进去100多万元,连所住的房子都抵押出去。他在被抓获时连连说:“你们抓了我,其实是坏事变好事,把我从泥沼里救了出来。”

王欣今年33岁,高中文化,在以赌博为业前曾经开过一家汽车修理厂,后因亏损关闭,从此没有正当职业。从2001年起,王欣迷上了网络赌博,开始只是打电话下注,后来逐渐发展到通过互联网进行下注赌博。2004年5月,他通过一个朋友与“宝盈”网站的一级代理取得了联系,获取特殊的用户名和密码,开设了一个账号。他的主要业务就是和境外的赌博公司分账、为其发展下家。

如果用“金字塔”比喻网络赌博公司的结构,“金字塔”的顶层就是境外的赌博公司,下面分别是一级代理(一个地区的总代理)、二级代理(王欣这样的大庄家)、三级代理(小庄家)、四级代理(赌客),每一级的下家都是呈几何数字增长的。

王欣是二级代理身份,他的级别在北京算是比较高的,和赌博公司之间有协议,可以“抽水”和“反水”,在他的分支下面是30多个下家,这些赌客分布在全国各地。从去年5月到12月案发的几个月时间内,互联网上显示王欣所代理的赌球投注金额达到1亿1千多万元。王欣本人也赌球,他每场所投注的金额至少达到1万多元。

王欣主要以向下家出租账号挣钱,下家每人每月交纳850元租金,租用王欣的账号在网站上进行赌博。王欣每发展一个下家都能抽取一定回扣,同时下家发展的越多,王欣所挣的租金就越多。据不完全估计,王欣每月赢利收入达数万元之多。而另外两位嫌疑人孙某和张某则是帮助王欣发展下家的小庄家和操盘手。孙某处于外联角色,是专门为王欣发展下家的,而张某则是王欣的下家之一,专门负责帮王欣对账。

“宝盈”网站是一家总部设在台湾的境外赌博公司,专门从事赌博软件的开发。它在网上的界面分为普通界面、赌客界面等。网站的自动化程度很高,赌客的赢利在网上可以算出来。在参赌前期,赌资主要使用现金,后期赌客们都通过银行卡直接在网上交易资金。

普通界面是大众上网都可以看到的,能看到全球各种球赛场次、参赛队名、赔率等,但浏览者不能下注。而普通赌客登录界面,赌客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后,就可以在网上对每场比赛进行下注。每当有足球比赛时,王欣都会在家中监控下家的下注情况。警方发现,王欣等人不但对欧洲冠军杯、英超、意甲等大赛事下注,而且对于老虎杯等小球赛也下注,而且一些中超联赛的场次也被用来下注。

因为资金交易都在网上进行,警方在查处时难度非常大。王欣本人登录用的是特殊用户名和密码,为此警方破译时也花费了相当大的功夫。赌博公司的网站类似于银行等金融企业的网站,光是防火墙就有好几道。如果不是专门的技术人员,甚至黑客也很难进入赌博公司的总代理网站。但警方克服重重困难,最终掌握了嫌疑人的大量证据。目前,王欣已经被报请逮捕,孙某、张某被劳动教养。记者王蔷韩金星/图

本报昨天已经报道最高法、最高检即将出台新的司法解释,对网络赌博的量刑标准和证据法律地位做出规定,昨天下午,记者在公安部再次核实,这个规定很可能在春节前就会公布。目前刑法规定,开设赌场的庄家等人可以被判处3年以下刑期,虽然很多人认为目前的网络赌博资金动辄上千万,按照现行法律对庄家的处罚过轻,但公安部有关负责人昨天对记者强调,最新的司法解释不会突破目前的刑期规定。记者周明杰

Ta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